您现在位置:主页 > 经典台词 > 电影台词 >

分享到:

《哈利波特》搞笑台词

来源:我经典 | 发布时间:2012-09-16

德思礼先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仿佛生了根。他刚刚被一个陌生的人搂过。他还想到自己被称做“麻瓜”,不知这是什么意思

“你怎么会认出那是我?”她问。 “我亲爱的教授,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只猫像这样僵硬地待着。” “您要是在砖墙上坐一整天,您也会变僵的。”

“您太抬举我了。”邓不利多平静地说,“伏地魔拥有我永远也不会有的功力。” “那时因为您太——哦——太高尚了,不愿意运用它。” “幸亏这里很黑,庞弗雷夫人说她喜欢我的新耳套后,我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脸红过呢。”

“我能——我能跟他告别一下吗?先生?”海格问。他把毛发蓬乱的大头凑到哈利脸上,给了他一个胡子拉碴、痒乎乎的吻。接着海格突然像一只受伤的狗号叫了一声。 “嘘!”麦格教授嘘了他一声,“你会把麻瓜们吵醒的!”

弗农姨夫一边开车,一边对佩妮姨妈抱怨。他总喜欢怨天尤人,工作中遇到的人、哈利,开会、哈利,银行、哈利,这是他喜欢抱怨的少数几个话题。

佩妮姨妈常说达利长得像小天使——可哈利却说他像一头戴假发的猪。 弗农姨夫看着身穿崭新灯笼裤的达力,他的声音都沙哑了,他说这是他平生感到最自豪的一刻,佩妮姨妈突然哭起来,她说她的宝贝疙瘩已经长大了,长得这么帅,简直让他不能相信。哈利却不敢开口。为了强忍住不笑,他的两条肋骨都快折断了。

他坐下来吃早饭时,竭力不去想第一天去石墙中学上学自己会是什么模样,八成像披着大象的旧象皮。“石墙中学开学的第一天,他们就会把新生的头浸到马桶里。”他对哈利说,“要不要上楼去试一试?” “不用了,多谢。”哈利说,“可怜的马桶从来没有泡过像你的头这样叫人倒胃口的脑袋——它可能会吐呢。”

海格说:“我本来想把他(达力)变成一头猪,但是他可能是已经太像猪了。”

“住嘴!我不准你说!”弗农姨夫惊慌失措,大喊大叫起来。佩妮姨妈吓得上气不接下气。 “哦,气死你们,把你们两个统统活活气死。”海格说,“哈利,你是一名巫师。”

“那是学院名字。学校共有四个学院。都说赫奇帕奇有许多饭桶,不过——” “我想,我一定会被分到赫奇帕奇了。”哈利怏怏不乐地说。

哈利和韦斯莱家的孩子们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“弗雷德,你先走。”威斯莱夫人说。 “妈妈,我是乔治!弗雷德在那!你是怎么当妈妈的...” “哦!乔治,对不起,我...” “好了,妈妈,开个玩笑,我是弗雷德!” 金妮去送她哥哥们去学校,她舍不得,哭了。 “别哭,金妮,我们会派好多猫头鹰去找你。” “好了,我们会送给你一个霍格沃茨的马桶圈。”

有孪生兄弟帮忙,哈利总算把箱子推倒了隔间角落里。 “多谢了。”哈利说,一边把汗湿的头发从眼前掠开。 “那是什么?”孪生兄弟中的一个突然指着哈利那道闪电形伤疤说。 “哎呀,我的天哪,”孪生兄弟中的另一个说,“莫非你是——” “他是……”孪生兄弟中第一个说话的说,“你是不是?”他又问哈利。 “是什么?”哈利问。 “哈利?波特。”孪生兄弟异口同声地说。 “哦,他呀。”哈利说,“我是说,不错,我就是。” 罗恩想给斑斑变色,对着它说“雏菊,甜奶油和阳光,把这只傻乎乎的肥老鼠变黄!”

大家七零八落地唱完了这首校歌。只有韦斯莱家的孪生兄弟仍随着《葬礼进行曲》徐缓的旋律继续歌唱。邓不利多用魔杖为他们俩指挥了最后几个小节,等他们唱完,他的掌声最响亮。

这是罗恩”哈利对海格说,海格正忙着把开水倒进一个大茶壶里,一边把岩皮饼往餐盘里放。“又是一个韦斯莱家的小兄弟吧?”海格说,朝罗恩的满脸雀斑瞟了一眼。“为了把这对孪生兄弟赶出禁林,我几乎耗费了大半辈子的精力。” 岩皮饼差点把他们的牙都硌掉了。哈利和罗恩却装出很爱吃的样子,一边把这几天上课的情景讲给海格听。牙牙把头枕在哈利膝头上,口水把他的长袍子都洇湿了一大片。 听海格管费尔奇叫“那个老饭桶”,哈利和罗恩很高兴。 “至于那只猫,那个叫洛丽斯夫人的,有朝一日我真想把它介绍给我的牙牙认识认识。你 们知道吗,每次我去学校,无论到哪里它都跟着我,甩也甩不掉,准时费尔奇让它这么干的。”

说这种大话的并不止他一个:听西莫?斐尼甘的口气,似乎他童年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骑着飞天扫帚在旷野里飞来飞去。

伍德清清嗓子让大家安静下来。 “好了,小伙子们。”他说。 “还有姑娘们。”追球手安吉利娜?约翰逊说。 “还有姑娘们。”伍德赞同道:“是时候了。” “这个重要的时刻。”弗雷德?韦斯莱说。 “我们大家一直在等待的时刻。”乔治说。 “奥利弗的讲话我们已经记得烂熟。”弗雷德对哈利说:“我们去年就在队里。” “闭嘴,你们两个。”伍德说。“这是格兰芬多这么多年来最好的一支队伍。我们会赢的。我知道。”他狠狠地瞪着大家,似乎在说:“要不够你们受的。”

哈利要上第一次魁地奇比赛时的传言,“听说他们要举着床垫在下面跟着他跑,以免他摔下来。”

马尔福向哈利挑战后,还是麻瓜头脑的哈利与现实主义者罗恩之间的富有哲理的对话…… “如果我挥动魔杖,一点反应都没有,那怎么办呢?”哈利问。 “那就扔掉魔杖,照准他的鼻子上,狠狠揍一拳”罗恩建议道。

赫敏:“你们长着眼睛是干什么的?没看见它脚底下是什么吗?” 罗恩:“我又没看它的脚,我光顾着看它的那些头了。也许你没注意,它有三个头!”

“你也可以问问你的父母,他们是不是知道勒梅这个人。”罗恩说,“问问他们是很安全的。” “非常安全,因为他们俩都是牙医。”赫敏说。

放假后,罗恩和哈利玩得太开心了,没有多少心思去想勒梅。宿舍完全归他们支配,公共休息室里的人也比平时的少了许多,他们能够占领火炉边几把更舒服的扶手椅了。这会儿,他们就坐在那里,吃着所有能用烤叉戳起的食物——面包,面饼,蘑菇,一边设计着能使马尔福被开除的方案,尽管这些方案都不可能被付诸实施,但是谈谈总是令人开心的。罗恩还开始教哈利下巫师棋。巫师棋和麻瓜棋一模一样,但是它的棋子都是活的,所以使人感觉更像是在指挥军队作战。罗恩的那副棋已经很旧了,破破烂烂的。罗恩所有的东西原先都属于他家里人的其他人,这副棋是他爷爷的。不过,棋子老一些丝毫没有妨碍。罗恩对他们非常熟悉,毫不费力就能让他们听从他的调遣。 哈利用的是西莫非尼甘留给他的那套棋子,他们根本不信任他。他的水平还不很高,棋子们东一句西一句的对他指手画脚,把人的头都吵昏了:“不要把我派到那里,你没看见她的马吗?派他去吧,他牺牲了没有关系。” “魔鬼网,魔鬼网……斯普劳特教授是怎么说的?记它喜欢阴暗和潮湿——” “那么就点火烧它!”哈利几乎要窒息了。 “是啊——当然可以——可是这里没有木柴啊!”赫敏大声说道,焦急地扭着双手。 “你疯了吗?”罗恩吼道,“你到底是不是女巫?”

第二部的:韦斯莱夫人:“你的可爱的儿子们半夜开着你那辆可爱的老爷车去把他(哈利)救回来的。” 韦斯莱先生:“是吗?孩子们,它的性能好吗?”——看见韦斯莱夫人的脸色后——“啊,孩子们,这是很不对的举动……”

哈利很快就决定不再同情那些地精了。他本来决定把他捉到的第一个地精轻轻丢在树篱外面,可是那地精感觉到对方的软弱,便用它那锋利的牙齿咬住了哈利的手指,他抖也抖不掉,最后--“哇,哈利--你那一下准有五十英尺.....”

这时罗恩的哥哥珀西正好走来,“大家好早上好。”珀西轻快的说,“天气不错。”他坐到仅剩的一张椅子上,但马上又跳起来,从屁股下面拉出一个掉毛的灰鸡毛掸子——至少哈利以为那是鸡毛掸子,随即发现它居然在呼吸。 “埃罗尔”,罗恩大叫起来。

丽痕书店中 德拉科盯着金妮:“嘿,波特,你找了个女朋友!”

洛哈特开始在他的课上念大段他的书的内容,还会叫学生上前和他扮演书中场景,哈利每次都会被点到台上胁迫扮演角色如雪人和吸血鬼等等。

想知道是不是海格打开密室的时候。 赫敏:“海格是我们的朋友,我们可以直接去问他。” 罗恩:“那难道我们要这样,海格,你最近有没有释放什么毛茸茸的动物啊?” 海格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,说:“你说的毛茸茸的动物是我吗??”

哈利被以为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的时候,双胞胎跑道哈利前面昂首阔步地走着喊:“给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让路,最邪恶的巫师驾到。” 然后他们发现马尔福脸色难看,罗恩说:“他巴不得声明这是他干的,他干了卑鄙的勾当,却被你抢去了所有的荣誉”

“不知道我能不能留着。”赫敏喘不过气来的说。(就是洛哈特的****) “哦,给她吧,”罗恩说,“我们还会再给你弄到一个。只要是能保持一段时间不动的东西,洛哈特都会在上面****的。”

“怎么回事?那个新生为什么拍照?我不喜欢。他可能是斯莱特林的奸细,想刺探我们的新训练方案。” “他是格兰芬多的。”哈利忙说。 “斯莱特林的人也不需要奸细,奥利弗。”乔治说。 “你怎么知道?”伍德暴躁的问。 “因为他们自己来了。”乔治指着下面说。就看你的了,哈利,要使他们看到,作为一名找球手,单靠一个有钱的爸爸是不够的。要么赶在马尔福之前抓住金色飞贼,要么死在赛场上,哈利,因为我们今天必须取胜,我们必须取胜。” “所以别有压力,哈利。”弗雷德冲他眨眨眼睛,说道。 决斗俱乐部中洛哈特被斯内普击飞出去,赫敏上窜下跳尖叫:“你们认为他没事吗?” “管他呢!”罗恩和哈利异口同声地说。

洛哈特举起魔杖挥舞一番,想变幻出复杂的花样,却不小心把它掉在地上。洛哈特赶忙捡起说:“唉哟——我的魔杖有点兴奋过度了。” 洛哈特快活的拍着哈利的肩膀说:“就照我刚才那样去做,哈利!” “什么,把魔杖掉在地上?”哈利说。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23下一页

  • 电影台词相关推荐
    我经典提供经典语录,经典名言,经典故事等经典内容
    鄂ICP备15023870号-2 Copyright © 2013-2016 wojingdian.com 我经典